當前位置:首頁 > 旺蒼資訊 > 時政熱點 > 蒙頂山上海棠開 從一普通村莊變遷看四川退耕還林還草20年
蒙頂山上海棠開 從一普通村莊變遷看四川退耕還林還草20年
發布時間:2019-09-18 來源:四川日報 點擊量:1949

 

9月12日,蒙頂山深處,雅安市名山區中峰鄉海棠村擠滿了車輛。“看你要哪一種茶葉,幾十、幾百一斤都有。”見幾位外地遊客湊上來,56歲的鄭環彩開始談生意。鄭環彩不僅賣茶葉,還把自家的房子改成了農家樂,一年的收入在7萬元上下。

作為蒙頂山茶核心産地,秋茶正集中上市,還要舉辦首屆桂花節。茶和桂花是海棠村的兩大緻富樹,是退耕還林帶來的新産業。

1999年9月,四川啟動退耕還林還草試點,至今正好20年。全省已有263.6萬貧困人口通過退耕還林還草脫貧,海棠村就是具有代表性的案例。

A?回望20年前的難題

海棠村毀林開荒惡性循環,種地隻夠糊口,水土流失嚴重

20年前,鄭環彩家的三畝地剛夠糊口,一家人的日常開銷要靠老伴跑運輸來維持。

63歲的村民侯清良說,他從記事起就上山開荒,頭年冬春放倒樹木,晾曬一年,搬走木材後,再一把火燒光雜草和樹根,清理掉土層裡的石塊。但新開的荒地,産量往往隻能維持個兩三年。雨水多的年份還必須休耕,因為每逢雨季,在一半土地坡度大于15度的海棠村,田裡的“泥湯湯”就會不斷溢出,水土流失嚴重。

當地海拔700多米,陰雨多,光照不足,即便大量施肥,水稻畝産量也不高。2002年前後,全村人均年收入不過1500元。村民隻得向更高的山上開墾,村裡僅存下500餘畝山林了。

“愈墾愈窮,愈窮愈墾。坡度在大于15度-25度這個區間時,耕地沒有辦法穩定保持肥力。”省社科院研究員李晟之介紹,我省經曆了60餘年的高烈度墾殖階段,至上世紀末,盆周大量陡坡荒山荒坡變成農田,短時間内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四川農業産出,但在上世紀90年代前後,生态集中爆發和經濟惡果。

在海棠村,1998年的夏季洪水,沖走了村裡的牛,部分人家的房子被山洪撕成了碎片。原省林業廳廳長曹正其記得,1998年長江流域發生特大洪水,四川是主要泥沙來源地,坡耕地水土流失是主要因素之一。

1999年,全川共有坡度大于25度的耕地1300餘萬畝,平均産糧食僅346斤,與同年全省平均畝産690斤的水平相比差一大截。

退耕,已經成為當年破解山區農村生态惡化和經濟困境的必然選擇。

B?打開這些年的“舊賬”

退耕還林,給補貼保溫飽,退耕戶算賬後在陡坡耕地種下樹苗

3年後試點結束,2002年,四川在全省範圍内大規模啟動退耕還林還草行動,海棠村也在其中,全村2000畝耕地有725畝劃入還林區。

當時的稻谷收購價隻有0.41元/斤,種糧幾乎沒有利潤。但退耕令下達後,部分村民卻不願意了。侯清良說,部分農戶抵觸情緒較大:不種糧食,以後吃啥?

“想要退得下,就得保證退耕戶溫飽不出問題。”省林業和草原局副巡視員、時任省林業廳造林綠化處副處長的王玉琳說,當時,國家的補貼政策是每畝每年300斤稻谷,“根據實時價格,也可以換成玉米等雜糧,基本溫飽不會出問題。”

“當時國家農業增産勢頭旺盛,庫存比較多,價格比較穩定。”原國家林業局退耕辦老幹部仇明山介紹,世紀之交,我國糧食連年大豐收,1998、1999兩年累計建設的糧庫倉容就達700億斤。

每畝300斤的補貼标準是根據各退耕區域産量核定的。“這些地方一年畝産也就300多斤糧食,再加一點秋季作物,扣除成本,最多就掙個一兩百斤稻谷的錢。”雅安市林業局退休幹部李長連說,算清經濟賬後,退耕戶們對補貼額度比較滿意,“畢竟,收益比種地還要好。”

2004年前後,根據中央指示,四川決定采取貨币補貼方式,按照當年稻谷收購價0.7元/斤,将糧食折合成現金發放。同時,鑒于各地造林基本完成,再次加碼補貼力度——每畝每年給予20元的護林經費。

2002年秋季,海棠村的村民背着鐵鍬和樹苗,走進了各自的陡坡耕地,照着林業技術人員的指導,一點一點地把樹苗種下。第二年汛期,山溝裡的“泥湯湯”就大為減少。等到秋季,原國家林業局和原省林業廳等部門派出的驗收組到山上走了一圈,确認還林面積和還林成果後,現場兌現了補貼。

省林業和草原局統計,20年來,我省累計兌現各類還林護林補貼437億元,受惠農民2200餘萬人。

C?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退耕還林催生了蒙頂山茶産業,補貼停了,“飯碗”端得卻更牢了

補貼終止後,該如何維持生活?退耕戶們的擔心,不是沒有理由。

補貼有終止期限。2002年全面啟動退耕還林時,就明确将還林區劃分成經濟林和生态林。考慮樹木生長周期長等因素,設置相對較長的補貼時限:經濟林補貼10年,生态林補貼16年,均分兩輪執行。四川省退耕還林還草工程管理中心主任張洪明解釋,在當時的環境下,扭轉長江上遊水土流失惡化是第一要務。1999年開始試點、2002年大規模執行的第一輪退耕還林,更為強調生态效益。2014年新一輪退耕還林啟動,就全面取消經濟林和生态林比例限制。

不少村民悄悄地在林子裡套種玉米、蔬菜等。但複耕的打算很快就被林業部門勒令禁止。“如果林子裡長不出‘票子’,就算樹栽活了,效果也不會很好。”省林業和草原局副局長唐代旭說,退耕還林不隻是一項生态建設工程,也是退耕區産業轉型,必須切實增加農戶的收入,才能确保退耕還林“穩得住”。

如何讓林子裡長出“票子”?目光落在了茶葉上。

省林科院副院長慕長龍介紹,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四川農業大學等高校科研單位就在海棠村附近的山上建起了茶種基地,培育了多個适宜當地氣候的樹種。蒙頂山一帶為酸性土壤,陰雨多、常年無霜,适合茶葉生長。

到2005年,海棠村退耕地全部種上了茶樹。2007年茶葉開始上市。農戶除了還林護林補貼,有了長期穩定收入來源。

2010年前後,海棠村剩餘土地也種上了茶葉,茶葉變成了主打産業,茶園畝産值上萬元,純利潤6000元上下。

名山區林業局綠化股股長沈芝虎表示,某種意義上,正是退耕還林催生了蒙頂山茶産業。當地已完成的11.09萬畝還林地全部轉變成了茶園,助推蒙頂山茶從4.7萬畝猛增至35.2萬畝,成為該區農業産業的支柱。

2017年,退耕第二輪補貼就要到期。村幹部早就召集大夥商議:補貼徹底停掉後,還有什麼增收辦法?

這一次,村民選擇了桂花樹。2015年,海棠村茶園全部套種了桂花。政府部門牽線搭橋,利用茶葉、桂花和山勢打造觀光景區。

2017年,桂花綻放,景區對外開放,海棠村有了新産業。退耕戶們紛紛開起了農家樂、餐館和商鋪,收入再次攀升。去年,村裡人均純收入突破2.5萬元,成了遠近聞名的富裕村和小康村。

“其實,被改變的不止是海棠村。從全省層面來看,退耕還林還草也是富民工程、惠民工程。”唐代旭介紹,自1999年啟動試點以來,全省累計完成退耕還林還草近4000萬畝,四川森林覆蓋率因此提升四個百分點以上。對比1998年,全川每年輸入長江泥沙量減少近一半。還林地建成約3000萬畝特色林、農産業基地,依托這些特色基地陸續培育出森林康養、生态旅遊等新業态。?(記者?王成棟/文?郝飛/圖)